●通过降低门槛,把一些处于灰色地带的事实收养合法化,更有利于政府部门对收养行为进行合法的监管,也能更好地维护被收养孩子的合法利益。

  ●对收养法进行修改当然很必要,但后期的跟踪评估和监管服务也必须要跟上,要建立完善的配套制度体系。

  ●要借助大数据的技术优势,逐步建立全国联通的收养信息系统,确保收养家庭的动态能够随时被相关部门掌握。

  在现实生活中,有那么一些孩子,或者父母去世或者被抛弃而无人抚养,或者家境贫困父母无力抚养。他们,需要被人收养。

  收养孩子,要受收养法约束。然而,有些人出于良善意愿收养孩子,却并未依照收养法,从而成了“灰色收养”。

  善意收养遭遇网络骗局

  2017年8月22日,在驶往江苏省苏州市城郊的高架桥上,警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车上坐着一男一女两名乘客,女乘客怀中还抱着一名婴儿。被警察拦下后,女乘客小霞顿时懊悔不已。

  原来,小霞与丈夫结婚近十年一直无法孕育自己的孩子,于是夫妻二人商量收养一个。然而,他们去福利院登记收养,又联系了多家机构,可经过漫长的等待,小霞始终没有达成心愿。一个偶然的机会,小霞进入了百度贴吧里一个叫“准妈妈吧”的论坛。令小霞想不到的是,论坛里面充斥着大量的送养与收养意向的信息,和准妈妈的话题相去甚远。

  小霞心中燃起了希望,联系了一个发布送养信息的账号。由于对方保证自己绝不是人贩子,加上自己又迫切想要收养一个孩子,小霞觉得只要自己是出自真心,不管对方是谁,双方都是自愿的,就不会有问题了。对方又提出婴儿的妈妈要3万元作为营养费,小霞觉得这也在情理之中,于是将这件事告诉了丈夫。到了约定的日期,大家在一家旅馆碰面,对方带着一个年轻女人,抱着一个尚在襁褓里的婴儿。小霞和年轻女人签好收养协议,将3万元交给了对方,还给了对方1000元路费。

  正当小霞和丈夫打算将婴儿带回家的时候,得到消息的苏州警方兵分两路,一路追踪到高架上,将小霞拦下,另一路则赶到火车站,将带着3万多元现金的涉嫌拐卖儿童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当场拦下。小霞没想到,自己在网上竟然遭遇了人贩子。

  这是苏州工业园区检察院办理的一起真实案例。在现实生活中,像小霞夫妇一样,通过网络联系收养孩子的不在少数。网络,正在成为“灰色收养”的聚集地。

  “灰色收养”为什么有市场

  通过网络收养的法律风险十分清楚。

  苏州工业园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工作负责人张晓燕分析,当前通过网络平台进行的收养行为缺乏法律规范和监管,处于真空地带。在网络上发布的收养和领养信息,均未经权威部门进行审核,真实性无法考证,自行联络协议收养具有很高的风险,即便双方协商同意,也难以到民政部门进行正规登记从而得不到法律确认,属于非法收养。

  明知有法律风险,为什么“灰色收养”还有市场?记者了解得知,一方面,中国存在着数量庞大的等待收养的儿童,只有不到1/7的孤儿生活在儿童福利机构。另一方面,依法依规的收养数量却在下降。根据民政部2011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1年,全国办理家庭收养登记3万余件,比前一年下降9%。

  与此同时,有收养意愿的人也大有人在。这其中,有因不能生育孩子而想拥有孩子的夫妻,也有成年孩子不在身边又想享受家庭之乐的中年夫妻,在全面放开二胎后,很多想为孩子找一个伴的年轻夫妻也加入这个群体。

  很多有收养意愿的人,为什么被拒于合法收养的门外?

  据全国人大代表买世蕊几年前的调查,收养门槛主要有二:一是收养法对收养条件的规定;二是收养缴纳的各项费用高。

  现行收养法第六条规定,收养人应当同时具备下列条件:(一)无子女;(二)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三)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四)年满三十周岁。其中第(一)款规定的“无子女”,就把绝大多数既有收养意愿又有收养能力的人拒之门外。

  此外,目前全国大部分儿童福利机构都向收养家庭收取费用。据媒体调查,各地儿童福利机构在收养过程中收取捐赠费、登记费;公告费、户口迁移费、服务费等。张晓燕检察官认为,由于民间收养的需求巨大,正规收养门槛高、等待时间长,一些有收养意愿的人转向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