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13日19时许,根据中方提出的执法合作请求,菲律宾警方成功将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谢浩杰抓捕归案。党的十九大以来,追逃追赃工作坚持高质量发展,展现出许多新特点、新成效,法治化、规范化水平不断提高:

  ——追逃追赃法律制度进一步完善,制定实施监察法,明确国家监委统筹协调反腐败国际合作;出台国际刑事司法协助法,为追逃追赃和反腐败国际合作提供重要法律保障;修改刑事诉讼法,增设缺席审判程序,成为追逃追赃的重要法律武器。

  ——境外执法机关开展执法合作成效明显,2018年从境外缉捕275人,遣返66人,同比均大幅增长。

  ——依据双边引渡条约和《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开展引渡愈趋成熟,2018年从保加利亚、西班牙、希腊、葡萄牙、韩国、秘鲁等国引渡17人。

  ——追赃成效显著,2018年追回赃款35.41亿元。其中,广西桂林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适用违法所得没收程序裁定没收“百名红通人员”黄艳兰在上海的23套房产以及19套房产卖房收益。此外,我国还推动外方承认、执行我职务犯罪冻结令、没收令。

  ——各级纪委监委全面履行监察法赋予的职责,既抓好统筹协调,又履行主办责任,扎实开展职务犯罪国际追逃追赃,以外逃25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袁国方、外逃16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席飞、外逃近17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于善福等为代表的一批陈年旧案相继得到突破。

  ——增设国家监委为《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刑事司法协助中央机关,以国家监委名义直接与外方开展执法合作。谢浩杰案就是国家监委与菲律宾总统反腐败委员会双方高级别官员直接沟通协调,推动执法合作的成功案例。

  ——国家监委以双边条约和《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为基础,与外方开展引渡合作。2018年11月30日,曾任浙江省新昌县常务副县长的姚锦旗从保加利亚被引渡回国,这是国家监委引渡第一案,也是我国首次从欧盟成员国成功引渡职务犯罪嫌疑人。从姚锦旗触网到被引渡回国,仅用短短44天就走完了通常需数月甚至数年的引渡法律程序,充分体现了监察体制改革形成的制度优势正在逐步转化为治理效能。

  ——2018年8月23日,国家监委首次与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外交部联合发布《关于敦促职务犯罪案件境外在逃人员投案自首的公告》,公开曝光50人外逃线索。发布当日,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吴青和倪小沪就相继主动回国投案。这开启了后续投案自首的连锁反应:仅隔一天,外逃长达18年的职务犯罪嫌疑人牛琳回国投案;5天后,职务犯罪嫌疑人吴添才回国投案……公告发布后,先后有100多人回国投案自首并主动退缴赃款。

  党的十九大以来截至2019年5月,全国共追回外逃人员2395人,其中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731人,“百名红通人员”10人,追回赃款47.06亿元人民币。实践证明,反腐败国际合作和追逃追赃对内赢得了党心民心,成为全面从严治党的一张亮丽名片;对外树立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坚定不移打击腐败的良好形象,成为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内容。

  织密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网络,推动追逃追赃工作高质量发展

  目前,我国追回的外逃人员遍布全球五大洲120多个国家和地区,逃犯逃到哪里,“天网”就撒到哪里。“但同时也要看到,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已经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面临许多风险挑战,追逃追赃工作将成为一项长期性、经常性任务。”中央追逃办负责人表示,追逃追赃工作要持续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一体推进追逃防逃追赃工作,努力实现高质量发展,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

  始终把政治建设放在首位,牢牢把握追逃防逃追赃工作正确政治方向。各级党组织要切实把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中央纪委二次、三次全会有关工作部署一项一项抓到位抓到底。特别是各省区市党委反腐败协调小组要从反腐败工作大局出发,聚焦跨部门瓶颈性难题和体制机制障碍,做好总体谋划,推动构建集中统一、高效顺畅的工作体系。

  坚持质量和数量并重,持续开展“天网行动”。“天网行动”最终要落实到追回多少人、防住多少人外逃、追缴多少赃款上。各省区市要紧盯重点国家、重点个案,因国施策、因案施策,扎实开展个案攻坚,持续扩大战果。要集中精力做好基础工作,查清外逃去向、违法犯罪事实、资金流向,及时采取相关法律措施,构建符合追逃追赃实战需要的工作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