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强劲了——提升消费能力、推动消费升级措施接连推出,让居民“能消费”“愿消费”“敢消费”。今年前5个月,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1%,其中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7.8%。

“三驾马车”拉动中国经济平稳前行。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4%,与去年四季度持平,好于预期,实现良好开局。“中国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呈现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态势。”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说。

影响可控——经贸摩擦影响会在经济动态调整中大大减弱

贸易保护主义是“增长之敌”。尽管中美经贸摩擦的规模和强度史上罕见,但对于拥有庞大体量、强大动力、巨大潜力的中国经济来说,这种影响总体上依然是有限的。

从宏观层面看,经贸摩擦对中国经济影响总体可控,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措施能有效对冲不利影响。

经贸摩擦以来,不少专家和研究机构通过模拟现实经济运行状态,估算出经贸摩擦对中国经济增长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高凌云测算,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将导致我国GDP增速下降0.3个百分点,如对剩余约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将导致我国GDP增速下降0.52个百分点。

中国农业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贸易政策模拟实验室的模拟结果显示,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且中国对原产于美国的600亿美元商品进行反制,中国的GDP增速将下降0.622个百分点;如果美国再对另外约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且中国对美国的所有进口商品进行反制,中国GDP增速将下降1.008个百分点。

然而,看待经贸摩擦影响,仅仅静态地计算数值远远不够,还要看到经济发展具有动态调节能力。这其中既有市场自发的调节功能,也有国家宏观调控的重要作用。特别是在中国,政府有很强的宏观调控能力,有充足的调控政策和工具。因此长期看,经贸摩擦的影响会在经济动态调整中大大减弱。

比如,去年10月1日开始的个税改革,减轻了中低收入群体的负担,激发了居民消费潜力。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近期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这项改革最终可扩大消费支出7176亿元,以2017年的GDP计算,可拉动中国经济增长0.87个百分点。由此可见,仅个税改革一项措施,就能在相当程度上抵消专家们估算的经贸摩擦带来的GDP增速下降。

个税改革还不是我国减税降费措施中力度最大的一项。今年的个税减税规模也就是几千亿元,而4月1日开始的深化增值税改革,全年减负将超过1万亿元,将对稳定经济增长发挥更为显著的作用。

再如,我国财政赤字率为2.8%,低于3%的国际警戒线,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处于较高水平,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都为应对外部风险和不确定性冲击预留了充足的空间。

从微观层面看,经贸摩擦对居民生活和企业生产有影响,但整体上不大。

“我家一直吃这种大豆油,5升装原价79元,现在特价59元。”6月23日,正在北京市朝阳区盒马鲜生乐成店购物的北京市民黎茉说,“从过年到现在没感觉豆油价格有多大波动。”

今年以来,我国物价继续保持总体稳定,1—5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2%。“相对于美方不顾及自损的极限施压,我们对加征关税商品做了精心安排,对600亿美元美国清单商品分别加征25%、20%、10%、5%不等的四级关税,对那些相对较难替代的商品加征低税率,从而减轻对国内的负面影响。”梁明说。

同时,我国还通过扩大从其他国家进口等方式,减轻反制措施对居民生活的影响。以大豆为例,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前4月,中国自美国进口同比下降70.6%,而自巴西进口增长46.8%,自阿根廷进口增长23倍。

对一些企业而言,经贸摩擦虽然可能带来生产经营困难,但这种影响更多是暂时的、阶段性的。采访中,不少企业家都表示,只要苦练内功、转型升级,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换个视角看,经贸摩擦产生的倒逼机制如果用得好,可能成为推动中国经济转型的契机。历史上,日本就曾借美日贸易战之机淘汰落后产业,在半导体等领域涌现不少“隐形冠军”。眼下,经贸摩擦倒逼中国一些中低端出口企业“断奶”,让粗放发展模式难以为继,或将加快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