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广州6月25日电 题:突破!突破!——中央红军长征过粤北启示

新华社记者

这是一种力量,20多天昼夜急行军,一往无前。

1934年10月25日起,中央红军长征主力部队先后经过粤北的南雄、仁化、乐昌、连县(今连州)、乳源梅花乡(今乐昌梅花镇),成功突破国民党设置的封锁线,顺利通过广东,向湖南方向挺进。

这是一束光,二万五千里志之所向,不可阻挡。

星夜渡过于都河,8.6万人的红色大军开启追击与摆脱、堵截与突破、天险与征服的角力,写下人类历史上无与伦比的伟大史诗;袭新田、夺城口、战茶料,激战铜鼓岭、抢占九峰山、翻越大王山……漫卷红旗,突破再突破,夺取一个个胜利。

今天,置身粤北连绵不绝的群山密林,重访红军长征的战斗足迹,史诗之所以壮阔、奇迹之所以成为奇迹的答案令人怦然心动——

突围——每一道封锁线,都视作凯歌前行的弓

广东省南雄市乌迳镇新田村,浈江绕着村子静静流过,一棵900多岁的古树洒下绿荫,遮住了半个江面。

坐在树下,今年91岁的李梅德边说边用手指着方向:“红军从江西来到这里,打了入粤第一仗。”直到今天,村民依旧保存着红军留下的刺刀、子弹、手榴弹,奉若至宝。

1934年10月13日,红军突破敌人设在江西境内、号称“铜墙铁壁、坚不可摧”的第一道封锁线。26日,红军经江西小和、万隆进入乌迳一带;随后,在新田村与修筑工事的敌军遭遇,歼敌20多人,取得首胜。

当地村民说,红军能打仗、打胜仗。

“第一道封锁线,红三军团第四师师长洪超壮烈牺牲。”当地党史专家研究认为,红军不怕牺牲、英勇战斗,战斗力令敌人胆寒,这也是军阀陈济棠会跟红军签订“借道”秘密协议的原因。

广东省南雄市史志办原副主任李君祥说,红军的既定目标是快速通过粤北,在南雄境内的乌迳、大塘等地只作短暂停留,便沿着梅岭山麓向西转移。

得知红军突破第一道封锁线,蒋介石电令粤、湘军火速在汝城、仁化间阻截,摆开第二道封锁线。

城口镇位于湘粤边境,古道交通咽喉。对于中央红军来说,进入南雄后,西入湖南,面对第二道封锁线,广东关隘城口镇是唯一通道。

突围!一路马不停蹄!

11月1日,红一军团第二师六团一营一夜奔袭150多里,抵达距城口约70里处,23岁的营长曾宝堂率队趁夜色潜伏到百米处桥头,一方面部署两个连牵制碉堡内敌军,另一方面以侦察排为先锋,强行过桥。很快,红军占领了城口镇。

军情危急!4日,六团再次奉命阻击,在铜鼓岭与敌遭遇,对方倚仗地形、火力优势,向红军发起疯狂进攻。红军与敌人展开白刃战。此役,红军伤亡140多人。

“仗打了两天一夜,现场很惨烈。”城口镇东光村村民刘东顺说。

他的岳父李凤言当时在阵地上发现一位重伤的红军战士,战士托李凤言写了封信,大意是,他在城口负伤得到照料,这里的老乡和红军亲,请家人不要挂念。

回望长征路上,找向导、筹军粮、打土豪,红军走进群众、依靠群众,同他们生死相依、患难与共,故事何其多!

“红军突破封锁线的胜利,离不开当地老乡的支持帮助。”李君祥说。

军民如鱼水迸发力量。

突围!一路抢占先机!

11月5日起,红军从城口出发,沿乐昌九峰山麓,往汝城、宜章一线疾进。

此时,九峰山南的乐昌,敌三个团部署到位,向九峰山摸了上来。

山窄崖深,暴雨如注。红一军团第二师四团团长耿飚率部从前卫变后卫,冲上九峰山顶,与刚爬上山的敌人拼死一战,掩护后续部队顺利通行。

突围!一路挥师西进!

11月10日,红一师攻占白石渡;12日,红三军团攻占湖南宜章。

接连突破封锁线,红军士气大振。陆定一在《长征歌》中这样写道:“冲破两道封锁线,吓得何键狗胆寒”。

“突破封锁线,群众路线起到重要作用,无论是在城口,还是在打宜章时,百姓帮忙挖战壕,打开城门迎接红军,这是红军胜利之本。”李君祥说,此前,红军巧借陈济棠与蒋介石国民政府之间的矛盾,达成秘密协议,为顺利通过封锁线提供了有利条件。

征服——每一座大王山,都铸就攻坚克难的剑

乐昌市境内的大王山脚下,“中国工农红军烈士之墓”的石碑巍然矗立。

少有人知道,85年前这次艰难的行军。在大王山其中一个海拔1000多米的山顶上,仍有一条“C”形战壕。

时间倒回至1934年11月6日,时令已近立冬,冷雨骤降。位于湘粤交界处的大王山海拔1600米左右,是红军长征后遇到的第一座高山。小路羊肠,路边悬崖峭壁。

时任红一军团一师三团总支书记的萧锋在日记中写道,他们下午4时出发,“大王山山势很险,森林茂密,满山荆棘,行军很困难”。

到半山腰时,夜幕降临,红军只好拄着拐杖,打着火把前进。

一条火龙盘旋上去,成了一座螺旋形的火灯塔。昂起头来看上去,好像在天空一样,走得最远的几盏灯,好像几颗散乱的星子。

这样的情形,在长征路上,一次又一次重演。统计数据表明,仅红一方面军,就翻越了18座山脉,跨过了24条大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