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鹰派”崛起

图片

罗援高调表示接受“鹰派”称号

中国有“鹰派”吗?近年来,随着国内舆论多元化趋势的凸显,面对外来的挑战时,一批人因话语强硬而受到关注。他们通常被称为“鹰派”。然而,开头那个问题,还是被人们反复提及。因为,长期以来,我国政府奉行“外交无小事”的基本实践原则,对事关外交政策和对外战略关系政策与理念的操作问题,均采取高度集中的行政方式,所以在对外关系问题上无所谓“鹰鸽”之争。

其实,就像“软实力”、“巧实力”等政治潮词一样,“鹰派”(War Hawk)一词也源于美国,直译为“好战分子”,后来,该词被广泛用于政治方面,用来形容那些主张采取强势外交手段或积极军事扩张的人士、团体或势力。如今,它的另一解释也逐渐为大家所接受——以强硬态度或手段维护国家民族利益的个人、团体或势力,相对应的词为“鸽派”。在美国,美国军人也绝对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可是,他们却在不泄密和不危害国家形象的情况下,拥有相对的言论自由。只要不是位置高到司令员,只要不是政府发言人,他们可以在表述国家政策的时候,也同样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两种观点有时是不一样的,所以就出现了鹰派和鸽派。

有人指出,中国“鹰派”的产生,对于国家内部来讲:一方面是国内利益和阶层的日益分化,社会言论自由得到了极大发展,同时,思想与观点也出现了多元化趋势促成,而另一方面,则是受我国经济和国力快速崛起的强烈刺激,久远的民族辉煌与近代的民族屈辱历史,激发了一批人促使国家重新走向快速复兴道路时所激发的争强好胜之心。同时,也有着外部因素,即霸权国家经常表现出来的对中国的敌视,以及周边国家在领土和历史问题上与中国的长久争议与对抗,也刺激了鹰派了产生并“崛起”。正因如此,鹰派往往被鸽派视作非理性、冲动、缺乏深谋远略,甚至民族主义者的代名词。当然,也很少有人坦承自己属于“鹰派”。

长期以来,被视为“鹰派”的舆论公众人物,大多是军方及官方的专家学者,当然也包括政府高官。前者比如著名军事专家任海泉、戴旭、张召忠等等,因为他们经常性地在报刊、电视节目等处发表见解而广为人知。微博兴起后,他们还在微博上占领了自己的“阵地”,“麾下”云集了一批粉丝,为其呐喊助威。有时,在一些政内人士及国外人士看来,“鹰派”又被泛指为中国军方,与之相对应的“鸽派”被视为外交部门,因为后者往往表达的是温和的声音。

目前,在诸多“鹰派”人物中,似乎只有罗援高调表示自己“欣然接受中国军中‘鹰派’这个称号”,他也被认为是中国军方“鹰派”代表人物。他高调地表示:“军人都应该是‘鹰派’,这是我们的职责和使命所在。”“鹰派必须是理性的鹰派,鸽派必须是剽悍的鸽派。……我不否认自己是鹰派,但我长的是鹰的眼睛和爪子,而同时又长的是鸽子的头脑和心脏。也就是说,我们‘尚武’,但我们又‘崇和’。”

非议缠身

“鹰派”横空出世,在多元化的舆论“战场”上占得了自己的阵地,粉丝们往往因为他们畅快淋漓的表述与对外的强硬姿态而大呼过瘾,并予以支持。然而,同时他们也承受着广泛的批评。

被批“非理性、民族主义”

“鹰派”在面临外部挑战,甚至对外发声时,通常以强硬示人,于是,在一批知识分子及意见领袖看来,是“非理性、民族主义”的表现。甚至,知识分子们还称一些“鹰派”为阴谋论。这一点,著名“鹰派”戴旭的“C形包围”观点算是比较典型的。它一方面赢得了一批粉丝的“拥护”,同时被视为阴谋论的一个典型表现。而前一段时间,H7N9刚出现时,戴旭在微博上发表的“M国生化武器”的言论,再度引起非议。后来,在接受《南方周末》专访时,因为他认为该报歪曲了他的本意,而再度掀起口水仗。诸如此类,越高调的“鹰派”,其身边的“是非”也越多。

对此,北京邮电大学学者文绪认为,中国鹰派人物受人非议,重要原因是外界对鹰派人物的言论存在某种过度化的误读。这种误读的一个明显的表征就是,将鹰派人物的看法和声音视为一个非理性的行为,是在搞民族主义,对国家利益无益,甚至会对国家安全造成负面影响。在这个问题上,一些学者通常会有这样的逻辑:第一,鹰派人物的声音会激发非理性的民族主义情绪,会误导国家政策走向歧途。第二,鹰派人物的声音容易被外国反华势力利用,借此大做文章。第三,鹰派人物的强硬声音与中国的和平形象不符合。中国早已不是备受欺凌的旧中国,基本上不存在敌对势力大规模入侵的情况,没必要反应过度,情绪激动。【详细】

被纳入“左右”之争中刻意误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