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青天白日旗”到“五星红旗”的易帜现象

图片

会馆内部悬挂着孙中山像

“旧金山中华总会馆”是家什么机构?

根据官方网站来看,“易帜风波”报道中的旧金山中华总会馆,应称为“驻美中华总会馆”,成立于1854年。当时华侨在加州成立之会馆已有6所,联同主办洋务,称之为“六大公司”。1862年改名为“中华公所”。1876年“肇庆会馆”成立,于是六大会馆变为七大会馆,而“中华公所”改名为“中华会馆”。至1901年1月25日开始,正式向加州政府立案CCBA (Chinese Consolidated Benevolent Association)。

目前,中华会馆组织采商董制,由7大会馆直接选派,宁阳总会馆27名、肇庆总会馆8名、合和总会馆6名、冈州总会馆5名、阳和总会馆5名、三邑总会馆3名、人和总会馆1名,7大会馆主席组成主席团,以总董为主席团主席并有通事(前称“出番”)一名。总董每2月轮值一次,宁阳主席担任元二、五六、九十月,其余由六大会馆轮流,通事一职每隔一年由宁阳选派,余由各大会馆轮派。

中华总会馆章程中规定有下列任务:一、华侨个人或其事业受到歧视及不公平待遇时当依法力争。二、华侨于入境或出境遭移民官无理留难时,负责协助解除其困难。三、华侨相互间因财政或其他事故有争执事端时,力排解之。四、负责主理华侨子弟中文教育事务。五、掌理华侨医院与其他慈善事项。六、办理一切华侨公益事项(在1913年和平会成立前处理堂口纠纷,1910年商会成立前兼理商务)。因时代与环境之变迁,上述6项任当中,前3项已难于负担,后3项之外,应加上鼓励华人参政,支持民选。(以上材料来自“驻美中华总会馆网站”)

7大会馆中已有3家易帜

诞生于19世纪末美国的这些华人会馆,长期以来,一直以拥护“中华民国”自居,政治姿态是“反共”的。再加上70年代“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后,台湾一直潜心经营这些民间机构,以维持自己的影响力,因此,以前中华总会馆旗下7大会馆一律悬挂“中华民国”的“青天白日旗”。

但因中华总会馆并没有限制挂旗的组织章程,7大会馆要挂“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以外的旗帜,可以自由决定,与总会馆无关。在以后的历史进程中,“易帜”现象渐渐发生。目前,7大会馆中,已有3家将“青天白日旗”撤下,换为五星红旗:

旧金山人和总会馆成为第一个“易帜”的会馆。成立于1852年的旧金山人和总会馆,由广东梅县、宝安、惠阳、赤县等地客籍人士组成。初名协吉会馆,1856年改名为人和总会馆。主席、通事、庶务采取轮流值任制,每届两年。旧金山人和总会馆于2002年10月20日在会馆顶楼升上一面五星红旗,并奏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成为第一个易帜改悬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旗的旧金山中华总会馆所属侨团。

2003年4月27日,三邑总会馆由主席关洛章及中共驻旧金山总领事王云翔共同升起金山华埠第14面五星红旗。关洛章致词表示,升旗表现了在美三邑侨民支持美国政府“一个中国”的政策及为台海两岸和平对话共同找出一个统一方法。

2003年5月4日,属旧金山中华总会馆7大会馆之一的阳和总会馆在中共驻旧金山总领事王云翔、副总领事邱学军、侨务领事陆旭、全美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程君复、北加州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李竞芬、旧金山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池洪湖出席仪式中,升起五星红旗。

台湾“侨胞阵地”的流失

对于海外华人来说,若以1949年为分水岭,在此之前自中国大陆移出者,我们称之为“老侨”,老侨组成的华侨团体称之为“传统侨团”;在此之后移出者,我们称之为“新侨”。“中华民国”在退出联合国及与美国“断交”之后,非常重视运用在美国之海外华人影响美国政界。70年代以后,台湾主要系利用亲台的传统侨团开展其海外工作,主要往来的侨团包括“中华会馆”、“中华公所”、“华侨总会联谊会”等传统侨团。

自1990年之后,台湾开始有计划地辅导成立海外各地区之台湾商会,且因为国际上绝大部分国家与“中华民国”没有正式外交关系,近年来台湾常借由台商投资来发挥政治作用,例如原拟1997年9月在台北举行的世界台商联合会第三届年会,为了配合李登辉参加巴拿马世界运河会议,与会者500人全部移往巴拿马举行会议。在东南亚,中华民国利用台湾商会和毕业侨生的引介,协助政府高层前往马来西亚、菲律宾、印尼等国从事度假外交。因此侨务的重心逐渐自老侨转移到新侨中的台侨。

然而,情况在慢慢发生变化。美国在台协会前理事主席白乐崎于1997年10月在高雄市演讲“台美关系中民间组识的角色”时,就提及在美国华侨对台湾的支持度正衰减之中。他说:“美国华侨支持台湾的稳固性明显在削减之中。”再加上李登辉执政时,于1999年7月9日所发表的“两国论”已种下了因,民进党执政,只是把早已酝酿的“果实”显露出来。2000年3月,民进党上台后,将接任“侨委会”委员长的张富美发表“侨民三等论”,(张富美接受媒体访问时,将“侨委会”未来的服务对象分为三个优先顺位:第一是拿“中华民国”护照、从台湾出去的“新台湾人”,第二是曾在台湾念过书的侨生,第三才是传统的华侨、老侨等具有华人血统者)这引起美国传统侨团的强烈反弹,造成传统侨团与台湾的关系空前紧张。随着2000年底“新侨务委员”名单的出炉,“台侨”人数超越老侨之后,传统侨团与“侨委会”之间的关系再度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