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和约”是由52个战胜国于1951年在美国旧金山签署,1952年4月28日正式生效。这个条约将北纬29°以南的南西群岛(包括琉球群岛及大东群岛)等交由美国托管。1953年12月25日,美国琉球民政府发布《琉球列岛的地理的境界》(第27号布告),将当时美国政府和琉球政府管辖的区域定为包括北纬24°、东经122°区域内各岛、小岛、环形礁、岩礁及领海。这份布告所确定的范围将中国领土钓鱼岛挟带其中。1971年6月17日,日美签订“归还冲绳协定”时,这些岛屿也被划入“归还区域”。正是基于这么一个原因,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才在在5月29日声称,日本领土在法律上是由“旧金山和约”确定的。但问题在于“旧金山和约”是不是取代了《波茨坦公告》?日本政府在“旧金山和约”之后是不是就不承认《波茨坦公告》了?

从国际法看,“旧金山和约”虽产生于《波茨坦公告》之后,但二者并不是一个取代关系。并不是说有了“旧金山和约”之后,《波茨坦公告》就失效了,就不存在了。尤为重要的是,对于中国来说,“旧金山和约”并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因为当时中国海峡两岸的政府都没有参加这个旧金山会议,更没有在“旧金山和约”上签字。“旧金山和约”签订之时,正值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并进行了抗美援朝战争,与美国对抗,被排除参加旧金山和会,因此中国政府于1951年8月15日和1951年9月18日两次发表声明,指旧金山和约是非法的、无效的与绝对不能承认的。

由于旧金山会议的片面性,这次会议从一开始就受到许多国家的抵制。印度和缅甸作为战胜国,拒绝参加旧金山会议。在与会的52个国家中,苏联,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三个国家没有签署“旧金山和约”。另外还有一些国家拒绝承认“旧金山和约”。1952年9月18日,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指出旧金山和会是一次片面的会议,中国拒绝接受该和约的合法性。在此之后,中国政府也从来没有承认过“旧金山和约”。

2012年11月2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日本外相有关钓鱼岛问题的言论答问时强调,《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是同盟国与日本之间结束战争状态、构建亚太战后国际秩序的法律基础,是中日之间解决战后领土归属问题的法律基础。而日方依据所谓的《旧金山和约》主张对钓鱼岛主权,在法理上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中国被排除在旧金山和会之外,不是“旧金山和约”的缔约国。因此,“旧金山和约”对中国没有约束力,根本不是中日双方解决战后领土归属问题的法律基础。【详细】

日本对历史的抹煞,甚至连“自圆其说”都做不到

图片

中日签订《中日联合声明》的场景

日本战后一度承认《波茨坦公告》

日本国内有的政客为了在把钓鱼岛的主权说成是日本的,不惜否定《波茨坦公告》对战后国际秩序的法律效力。有日本政客说,《波茨坦公告》是同盟国美英中的单方面文件,日本政府并没有参加,因此也可以不承认。

但是,历史的事实并没有给强词夺理的日本政客留下任何空间。在《波茨坦公告》签订时,日本作为敌对国,当然不可能参加文件的签订。但是,日本作为战败国,在事后是公开承认这个文件的。这一点有充分的证明。1945年9月2日,日本外相重光葵及日本陆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率领之日本代表团登上美国战舰密苏里号,正式签下日本投降条款。在日本代表签署的《伏降书》中开宗明义写道:“我们谨奉日皇、日本政府与其帝国大本营的命令,并代表日皇、日本政府与其帝国大本营,接受美、中、英三国政府元首7月26日在波茨坦宣布的,及以后由苏联附署的公告各条款。以下称四大强国为同盟国。”

日本在《伏降书》中清楚承认接受《波茨坦公告》,也就意味着日本政府承认日本战后的领土局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中英美三国所决定的岛屿之内。

1972年9月29日,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和外相大平正芳在北京和中国政府总理周恩来及外长姬鹏飞会谈,并签署了《中日联合声明》。其中,第三条如下:“(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重申: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国政府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政府的这一立场,并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

日本政府在《中日联合声明》讲得很清楚: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波茨坦公告》第八条就是指《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就是承认“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如果日本遵循自己在《伏降书》中的降词,遵循在自己《中日联合声明》的承诺,中日之间就不会有钓鱼岛之争。【详细】

日本在逻辑上的错乱

由于“旧金山和约”在时间上是在《波茨坦公告》之后,这个和约常常被日本政客作为争夺钓鱼岛主权的法律根据。其实,要判定哪一个条约对钓鱼岛问题有权威性,方法非常简单。如果说“旧金山和约”取代了《波茨坦公告》,或者在“旧金山和约”产生之后,国际上不再引用《波茨坦公告》,那么这个问题在法律上还有争论的余地。但问题在于,在“旧金山和约”产生之后,《波茨坦公告》仍然作为一份严肃的重要法律文件在国际上被广泛引用,而这个引用者恰恰包括日本政府自己。

事实很清楚,从对日本领土范围的法律效力上看,《波茨坦公告》比“旧金山和约”更具权威性和优先性。因为日本政府是在“旧金山和约”产生之后再度明确以国际文件的形式承认《波茨坦公告》的权威性,如果“旧金山和约”真的取代了《波茨坦公告》,日本政府就不会在《中日联合声明》再度重申遵循《波茨坦公告》。而且从时间上看,日本政府也不可能用1952年的“旧金山和约”来否定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日本政府在1972年签署《中日联合声明》,就意味着承认《波茨坦公告》的权威性和优先性,这是顺理成章的。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强词夺理的日本政客要想利用“旧金山和约”来否定《波茨坦公告》的权威性和优先性显然无法自言其说,这等于是在国际社会面前公开否定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公开否定自己承诺过的历史。【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