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跃的“洋五毛”

图片

戴雨果的唐装造型

以批评中国“公知”闻名的罗思义(John Ross)

说起“洋五毛”,大概英国人罗思义是舆论圈中最知名的一位,因为他敢于直白地批驳中国一些“公知”不懂民主,甚至称之为“西奴”。罗思义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曾经是托派马克思主义集团(IMG)在英国的成员,后又成为IMG内部的反对派组织“社会主义行动”(Socialist Action)的成员,后来“社会主义行动”出现分裂,而罗思义成为其中一个派别的领导人。据资料现实,在2007年,南方报业集团旗下的《21世纪经济报道》曾专访过英国人罗思义“专访伦敦市副市长罗思义(John Ross)”。文章介绍:罗思义于上世纪90年代在巴黎和法兰克福工作过,并在俄罗斯工作过八年,这些经历使他对于伦敦的竞争对手——全球主要国际大都市有着深刻的了解。罗思义同时又是一位国际经济关系专家,对中国和俄罗斯经济深有研究。他早在1992年就注意到中国、俄罗斯等国的经济转变,并出版专著《论中国、俄罗斯和东欧的经济改革成败》 。

之后,罗思义在中国发表言论的身份多是“伦敦市前副市长”。然而,到了今年3月份,罗思义的“副市长”身份却遭到了主要是来自微博“南方周末天下版”及微博名人“老榕”的质疑。面对质疑,罗思义拿出了前伦敦市长利文斯通的签名支持信:“南方周末在玩文字游戏,John的职位在中国的系统中和副市长是一样的——唯有正式名字不一样。为了方便中国理解他的职位,“副市长”是完全正确的。”当然,在身份质疑事件之后,他在中国不再以“伦敦市前副市长”为身份之一了,而是变成了“英国伦敦前经济与商业政策署署长”这一准确描述。而且,他目前已与中国人民大学的重阳研究院签约,成为中国智库首位高官级的“全职洋员工”。

在观点上,有人总结,罗思义之所以被称为“洋五毛”,并受到一些“公知”的攻击,主要是因为他作为一个“经济学家”,看好中国经济的发展,并反对“新自由主义”的经济理论。罗思义力挺中国,坚信中国会崛起。他认为中国人太谦虚,他说:“只要对照下经济数据,我们就能得到非常清楚的结论:中国自1978年以来取得的经济成就,人类历史上无出其右。当然,这并不是说中国不再需要学习别国的经验,但它必须是在承认中国所取得的非凡成就的背景下。”【详细】

但罗思义在接受采访时也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卷入中国政治话题的讨论”。面对别人称他为“五毛”,罗思义发微博称:“当有人说我是五毛时,我常常会觉得很可笑。我写第一篇关于中国的文章是在1992年。一直到12年后,我也从未遇到过任何中国人。2005年以前我也从未到过中国。资本家们已为我的文章付我数千美元了,中国政府到现在却连五毛都未付给我。也许我应该把银行帐号给中国政府,这样就能收到中国政府给我的五毛了?”

在央视“狠批西方”的戴雨果(Huge de Burgh)

如果说罗思义被称为“洋五毛”主要是因为赞扬中国,那么,英国人戴雨果(Huge de Burgh)得到同样的雅号,则主要是因为他的“狠批西方”。今年3月份,央视播出的《你所不了解的西方故事》纪录片引发了一阵收视热潮。据《南方周末》报道总结,纪录片分六集,讨论六种“西方病”:食品不健康和浪费、教育糟糕、经济泡沫严重、医疗体系不堪重负、媒体不负责任娱乐至死,以及政府监管过度和官僚作风严重。这让西方国家看起来就像戴雨果常说的:完全一团糟。观众看到的却是:英国的国家医疗体系几乎无所不包,连温泉水疗也涵盖在内;为保护海洋生态,英国规定渔船捕鱼不能超过一定尺寸,渔夫因此必须用尺精确测量捕捞上来的鱼,不足尺寸者扔回海里。显然,这在很大程度上与一些中国人对西方的印象或想象严重不符。因此,也有网友戏称他为“高级黑”。然而,他却强调,该专题片并非只在中国发行。

报道称,在英国,戴雨果被当作中国问题专家。他1990年代开始学现代汉语,直到2005年,仍是“英国非常稀缺的中文好的人”。现任威斯敏斯特大学中国传媒中心主任。2013年,媒体问他对中国问题的看法,从医疗系统到社会福利,从媒体从业水平到微博的社会功能。“西方媒体就从不会问外国朋友这样的问题。”戴雨果认为:西方人从18世纪就养成了骄傲的坏毛病,而中国人历来谦虚,这一点,西方人就应该向中国人学习。他还表示:“已经有很多人在抨击中国了,不需要再多我一个。”他已于去年10月份注册了新浪微博,目前粉丝接近4万。

“伪洋五毛”德国人雷克:别把我和“罗思义”放一起

雷克的新浪微博名是“雷克小流氓”,认证信息是:《徒步中国》作者,摄影师,从北京徒步到乌鲁木齐的德国青年雷克。严格来讲,他并非罗思义、戴雨果那种带有“学术意义”的“五毛”,而是通过辟谣“德国人典型生活”而获得的这一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