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年,雷克出生于德国汉诺威的一个小村庄,高中毕业后在巴黎生活了一段时间。2003年,雷克从巴黎徒步走回德国,在慕尼黑大学学习汉学。2005年,雷克到北京电影学院做交换生。“那时奥运会就要来了,北京那种变化以及变化的速度是不可思议的。”雷克回忆。2007年,雷克从北京出发,徒步进入河北、山西、陕西、甘肃、宁夏,再进入甘肃,过河西走廊,最终到达乌鲁木齐。历时一年、全程4646公里的这场旅行,被他制作成纪录短片《最遥远的路》。之后,同名书籍在德国出版。2013年出版中文版,改名《徒步中国》。

雷克大部分时间都泡在微博上。在微博上,看见有人“盲目”夸奖“德国人典型生活”,雷克发微博称:“看过各种关于德国的微博,不得不感叹:把我家乡神化有什么意义么?好像德意志一切都完美,人人素质山高,福利跟天堂一样好,我们汉斯们只要工作一天就可以休息一天,没有穷人没有腐败更没有社会矛盾,而且没有人用微波炉?那好吧,YY也是一种快乐。问题在于:为什么非要把一个距离上万里的国家神化呢?”针对雷克的“辟谣”,有网友说:“@JohnRoss431 又多了一位‘洋五毛’战友!希望有一天,微博上的‘洋五毛’遍布五大洲”。对此,雷克则表示:“你就别把我和那个人放在一组好不好!!小流氓再二也不会二到那个程度,而且我从来不善于给别人拍马屁!”

面对别人称他“五毛”,他无奈地发微薄表示:“我说中国还有些不完美(譬如言论自由,譬如交通和食品安全),就被骂个臭老外。我说中国发展的方向是对滴(比如社会越来越开放,比如环保意识越来越强)被骂个洋五毛。说德国哪好,被骂。说德国哪不好,也被骂。最悲剧的是:我说在家里换了个灯泡而已,被骂个没内涵的傻瓜。”

其实,雷克并没有特别的“维护中国”或“宣传中国”的想法,他当初学习中文是出于偶然,而到中国徒步旅行则也只是“想将这些故事告诉别人,让别人看看这些人和事是多么有意思。我不想教导别人,不想给德国人展示什么‘中国面貌’,也不是写中国旅游指南”。【详细】

“洋五毛”们对中国有褒也有贬

欣赏“中国模式”,赞扬中国的发展变化

被称作“洋五毛”的老外们,大都觉得自己很冤枉,因为他们在知道这个词之后,都称自己根本没拿中国政府的一分钱。罗思义辩称:“我是‘自干五’,不是‘五毛’。很多人根本都不认识我,认为我收了政府很多钱,这是很愚蠢的说法。我不仅赞美中国,也批评中国。”【详细】

罗思义一直强调,他研究中国已经十多年,来中国之前,就开始“为中国说好话”了。1992年他撰写文章《为什么中国的经济改革会成功,而俄罗斯东欧会失败》,预言俄罗斯经济必将崩溃,中国经济必然成功。直到2004年,他才第一次踏上中国的领土,2009年正式来到上海交通大学做访问教授。“我的职业是对经济做出准确的判断。1992年我写了中俄比较的文章之后,中国经济以平均10%的速度增长,而俄罗斯增速为0.8%。很明显,我的预测是对的。”罗思义对此引以为豪。【详细】

罗思义在《环球时报》发表文章说:“只要对照下经济数据,我们就能得到非常清楚的结论:中国自1978年以来取得的经济成就,人类历史上无出其右。当然,这并不是说中国不再需要学习别国的经验,但它必须是在承认中国所取得的非凡成就的背景下。”“自1978年至今,中国已从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发展到只有不到1/3世界人口的人均GDP比它更高的水平。这是史无前例的。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如此庞大的人口经历如此快速发展的先例。”【详细】

戴雨果于1972年曾第一次来到中国,时值文化大革命,他的主要印象是:这个国家正在“自我摧残”中。1973年4月,戴雨果失望地离开中国。然而,到了90年代,一批中国学者来到英国,戴雨果跟他们聊天,发现中国发生了巨变,又恢复了对中国的兴趣。

报道称,戴雨果尤其欣赏1992年以来的中国,因为邓小平,中国开始抛弃意识形态的干扰,变得更务实。人们拥有更多自主性,经济因此飞速发展,而这恰恰和“18世纪辉煌一时的资本主义国家英国”极其相似。戴雨果表示对“中国模式”很欣赏。他说:“改革开放后,中国完全不一样了。在我看来中国现在取得的成就非常卓越。”“很多人认为,中国可能超越英语文化圈文明,成为世界经济的发动机,并最终成为世界的榜样。”

对中国不仅有赞扬,也有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