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仅赞美中国,我也批评中国。”一直以赞扬中国改革发展而闻名的罗思义在接受采访时说。他说:“我喜欢中国,如果我说的不是事实,大唱赞歌对中国没有任何帮助。比如,我说中国明年就可以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是多么好的赞扬,但这不可能;但十五年以内,中国可以成为世行标准的发达国家,我是指美国、德国这样的发达国家。”

罗思义的批评意见是:比如股市,中国政府没有认识到经济增长与股票收益之间的关系。经济增长越快,股票收益越烂,它们之间是呈负相关的关系。但中国政府一直以为经济增长越快,股市表现会越好,因此做了一些错误的决策,想改变股市的基本面,比如养老金入市,这是非常危险的。西方发生过这样的危机,用养老金投资股市,结果股市崩盘了,养老金发不出来。

他认为,房地产政策曾经也出现了大失误,中国政府之前以为,全部靠市场能够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事实证明,之前的做法是错误的。另外,也忽视了房屋租赁的重要性,在新加坡、德国等国家,房屋租赁的比例是非常高的。所幸目前这些错误正得到纠正。

对于主流舆论一直提及的理论,“中国要将以往靠投资和出口拉动经济的经济增长模式,转变为靠消费拉动经济的增长模式”,罗思义认为:靠消费拉动经济,就好像用方轮胎启动自行车。在市场经济中,有利润才有人生产,而不是有消费才生产。中国一段时间的经济政策以增加消费(即生活水平)为主要目标,不幸的是,中国却把这个目标变成急剧增加消费占GDP的比重。这种混淆带来的实际影响在2012年很明显,中国试图通过涨工资推动消费占GDP比重,而且工资增幅远超经济增速。这种举措增加了中国经济通胀的压力,挤走了企业的利润,以致2012年上半年的投资削减,经济增速下降。

人们误认为国内消费就等于国内需求,这是不对的,事实上国内需求等于消费加投资,这是基本的经济学原理。2012年下半年,中国政府找对了应对经济下滑的措施,增加了投资,经济才开始探底回升。【详细】

无论是赞扬中国,还是批评中国,罗思义都以事实说话,他称:“反驳我的最好方式是拿出证据从反面证明我是错的。如果有人造谣中伤,多数情况下是他没料了,这反而证明我是对的。”

针对中国的发展现状,戴雨果也认为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如生态环境恶化、收入差距扩大等,其中最值得关庄的一个尚未得到足够重视的问题,就是随着社会进一步发展,创业变得越来越艰难。戴雨果指出,上世纪90年代,中国在这方面非常成功,当时即使小村镇的居民要创业都相当容易。但伴随发展而来的是一些大的组织机构管控过多等问题,这阻碍了人们创业的进程。“这对中国未来发展是一个威胁。”他说。【详细】

指出西方的不足,打破对西方的盲目崇拜

戴雨果将“研究”对象定为西方,报道上称,遇到中国学生,他经常都会问一个一直想不通的问题:你为什么觉得西方是天堂?他本以为中国学生出了国之后,看到西方社会“一团糟”,会自动打破迷思,结果他们还是不停批评中国,表扬西方。这种“天真”让戴雨果吃惊。“中国过去30年从一片废墟上重建经济,而西方经济发展摇摇摆摆,积累了复杂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中国有校车、分数线、教育资源等问题,英美也有校园枪击、毒品、早孕的问题。”西方怎么会是天堂呢?

“中国人太过谦虚了,他们认为好的东西都来自西方。”戴雨果与海伦·布里格斯、约翰尼·阿克顿合著的《你所不了解的西方故事》一书,及纪录片正好是“揭露”西方的问题所在,打破一些人对西方的迷思。据介绍,与纪录片的语气缓和、立场偏中庸相比,原书对西方政府的批评态度是显而易见的,行文也更加犀利尖锐。虽然书中多处体现对西方政府的批评,该书却是唯一一本在英国国会召开新书发布会的中文图书。书中呈现的内容正是当下西方国家政府亟待解决却又束手无策的社会问题,作者的观点态度也得到英国官方的默认和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