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大量网友发表观点支持立碑,认为安重根是反抗殖民统治的“义士”,应该立碑。有网友说:“安重根是抗倭英雄,而且事发在中国,当然可以纪念他。”有网友并安重根的事迹得出结论:“大韩民族是一个有血性的民族,大韩民族是一个崇拜英雄的民族,大韩民族是一个知恩图报的民族!”……

专家:纪念已有先例,但不宜立碑立像

图片

纪念朝鲜义士尹奉吉的上海梅亭

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吕超:可以纪念,但不宜立碑立像

接受环球网采访时,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吕超表示,安重根是反抗日本侵略的民族英雄,对中国来说,也是位反抗殖民统治的英雄。我们国家对此是肯定的,这没有问题。他的事迹发生在哈尔滨,所以,在这个地方办纪念物是合适的。在中国人心目中,他也是位了不起的英雄。

吕超认为,现在朴槿惠提出这样的要求,如果中国答应了,日本或许可能认为,中国是在亲近韩国而疏远日本。而且,日本政府肯定是将安重根事件与“恐怖”方面联想的。然而,这是中国自己可以决定的事情,也是合情合理的,毕竟是重大历史事件,本身无可非议。

但他同时认为,过去韩国政府也提出过类似要求,但未必合理,比如在公共场合修建纪念碑、纪念像,就不太合适,可以安置一个纪念铜牌,告诉民众这里曾发生过什么事情。

为“朝鲜义士”建纪念物先例:上海鲁迅公园的“梅亭”

吕超还指出,给朝鲜的抗日义士建纪念物,在我国已有先例,就是上海虹口公园(现名鲁迅公园)中的“梅亭”。为了纪念1932年刺杀日军的朝鲜人尹奉吉。

尹奉吉,是位朝鲜独立运动家,被称为反日义士。本名禹仪,号梅轩,别号奉吉。尹奉吉1930年离开家乡流亡到了中国东北,并辗转青岛后于次年来到上海,认识了当时在这里组建韩国临时流亡政府的金九。1932年4月26日,他在上海加入了“韩国人爱国团”,3天后的4月29日就接受了金九委派,实施刺杀日本人的任务。4月29日是日本庆祝天皇寿辰的“天长节”,当时上海的虹口居住着许多日本人,这天他们在虹口公园举行庆祝活动,同时也祝贺他们的一二八事变在上海取得军事“胜利”。尹奉吉就在这天装扮成日本人混入庆祝活动的人群,用手榴弹实施了刺杀日本人的计划。此后,尹奉吉被当场逮捕,交日本派遣军以谋杀罪审判,5月25日被判处死刑,同年12月押送日本,在石川县金泽(不是神户)的日本陆军基地内被枪决,尸体被埋葬在金泽墓地的路旁。战后,他的遗骸被移送回韩国,现安放于首尔的孝昌公园三一庙内。

现在,上海的鲁迅公园(即原名“虹口公园”)、日本金泽都设有尹奉吉的纪念地。位于上海鲁迅公园的尹奉吉纪念地就是被称为“园中园”的梅园,也是他当年的义举现场,建立于1994年4月。此纪念地是1992年中韩建交后,为推动中韩友好关系的发展,经外交部批准,由虹口区政府出资80万元人民币而建,占地面积为55平方米,建筑面积为110平方米,园内主建筑是一幢两层高具有南韩风格的纪念亭。据介绍,当时考虑到韩朝关系、对日关系等问题的敏感性,为这幢纪念亭起名“梅亭”,也暗指“梅轩”,因为这位义士本名禹仪,奉吉是别名,梅轩是他的号。

2004年8月,按照上海市外办提出把梅亭建成涉外旅游景点的要求,鲁迅公园按绿化环境规划,将梅亭及其周围建成了园中园,并随亭取名为“梅园”,园内遍植梅树,还在尹奉吉义举之地立了一块纪念石。现在,这个梅园已是来沪韩国游客旅游线路的一个定点内容,金泳三、金大中等韩国政要也曾先后参观、瞻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