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复杂、分歧的背后,大概是有共识的

前述各个阶层人群的诉求、专家们对“复杂中国”的分析解读,给我们提供了了解中国复杂性的整体样貌。可以说,不管对哪个“派”的人来说,“复杂”大概都是个共识,而分歧更是显而易见。然而,围绕中国的诸多复杂性,各方又会有哪些共识呢?我们认为,复杂、分歧的背后,大概是有共识的,尽管“分裂性”的现状大大盖过了“共识性”。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研究室主任、教授竹立家曾在《人民论坛》杂志上发表文章,总结了“新发展共识”为:民主、民生、公正、和谐。这在一定程度上大概概括了各种观点下的“共识”。文章说,国家也好、政府也好,致力于社会经济发展的最终目标就是要让人民过上好日子,就是要解决民生问题。我们需要一个政府,就是让政府解决公共问题,解决社会中“单靠个人努力无法办成的事”。政府应有效地提供义务教育、公共医疗、基础设施、社会秩序和安全、社会福利和保障、环境保障等公共物品,给老百姓一个适合更好“生存”的环境。

文章认为,解决民生问题的最重要工具有三个:一是公共政策制定体制,政策的基本价值和政策导向必须是符合人民的根本利益,防止政策制定被特殊团体或部门利益所左右;二是政府责任体制,必须是以为全社会提供公共服务为目标,政府机构与公务员绝对不能形成一个特殊的利益群体,占有、侵吞、挥霍、浪费稀有的公共资源,政府不能变成一个自我服务的机构;三是公共财政与预算体制,必须从根本上优先保证公共物品的供给,为从根本上解决民生问题提供公共财政支持。

对于“民主”问题,文章说,民主作为人类文明发展的最重要成果,是近现代社会改革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也是现代社会治理和国家治理的最有效的工具之一,是保证社会的稳定性和连续性的重要手段。民主最基本的内涵是对公共权力的限制和制约,防止公权私用和权力腐败,防止个人或某一利益集团对公共权力的操纵,以保证社会公共资源或社会价值的公平合理的分配。

而“社会公平”与“民主”则紧密相连。文章认为,社会公平不是一个宏大的理念结构,而是一个具体的、可操作的制度安排,体现在社会运行的细微末节之中。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实现稳定与繁荣、秩序与和谐,社会公平至关重要,只有社会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能实实在在享受到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所带来的好处,只有政府能公平地行使公共权力,才能使社会长久地处于一个良性的运行状态。公平问题的本质是“公共权力”如何运用的问题,是一个政治民主和行政民主的问题。公平问题说到底是如何公平地分配公共资源和公共价值问题,如果一个社会的公共权力变成了“特权”或“私权”,一些人可以没有监督和制约地运用公共资源,长此以往,社会公正、稳定与和谐就是一句空话,社会的“政治优势”就会被消解。【详细】

实际上,解决了“民主、民生、公正”的问题,大概可以解决人们的以下期待,诸如1、腐败的减少、司法的公正,政府廉政高效,能实际解决民众之所需,不再因为腐败频发而公信力大减;2、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中下阶层的人群不再因为生存问题或生活环境的问题而挣扎或倍感压力,真正提高民众的幸福指数,而能“从吾所好”,人人安居乐业,让社会达到真正的和谐;3、制度的完善,让民众能有有效的通道发出自己的声音,维护自己的权益,监督政府,真正促进国家与社会的发展与改革,凝聚真正的“正能量”;4、法制的建设,给宪法与法律赋予崇高的地位,并建设有效的制度,让社会在宪法与法律的框架内有序运转,让社会问题在宪法与法律的框架内得到有效解决,从而保证社会秩序的稳定;5、道德环境的改善,在生活水平提高、安居乐业的同时,社会“戾气”得以消除,民众道德水平得到提高,社会人文环境得到改善,文明程度得到提高,凝聚道德人心,真正达成社会的内在和谐等等……其实,仔细梳理,相信在分歧之下还会有许多“共识”。问题在于,分歧的明显,很多时候导致人们忽视了并不明显的共识。而这一系列共识,我们大概还可以概括为“进步”这个词,尽管人们可以对“进步”做出不同的诠释,但相信一些底线的东西,是大家必然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