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在“告洋状”?

图片

网友做的图:白宫成了信访办

中国人“告洋状”的历史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就建国后的现象来说,大致可以分为三大类人,这三类人,在国内诉求无法满足之后,便试图通过“告洋状”的方式,来引起国外的注意、并获取相应的支持,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三类人,我们可以概括为:海外“民运”分子、境外分裂势力,及维权纠纷“告洋状”者。

海外“民运”分子

建国以来,我国建立起区别于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社会主义制度,但自从改革开放初期之后,由于受到西方思想的影响,国内部分人士,尤其是年轻的学生及知识分子,开始寻求更大程度的民主,甚至突破制度的限制,追求西方式民主。由于种种原因,部分“民主人士”流亡海外,并形成各种组织,进行所谓“民主运动”,成为海外民运势力。这些海外民运组织,往往通过在重大事件时公开“宣言”或“致信”、组织示威游行、与他国政府及国际组织合作等形式,来换取国外势力与民众的同情与扶持,借以向中国政府施压。

境外分裂势力

境外分裂势力,一般来讲,主要是指从国内逃亡出去的藏独、疆独的分裂势力。当然,除了这两股主要势力外,人们通常也认为包括并不被经常提及的“蒙独”、“满独”、“朝独”等,甚至还有人也将“台独”、“港独”列入其中。这些分裂势力,往往在国外四处寻求国际势力的支持,以图达到目的。

新疆的分裂势力由来已久。2006年,所谓“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简称“世维会”)在德国慕尼黑召开第二次会议,热比娅当选主席,成为境内外“疆独”势力的头面人物。热比娅凭借其非暴力的假象,为未来的“疆独”定下了“靠美依欧”的策略。热比娅出国前一再向政府保证,出境后绝不参与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任何活动。但是她到美国一下飞机,马上就发表声明变了脸,在境外和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的头面人物,包括暴力恐怖犯罪的骨干分子一起,密谋筹划各种分裂中国的活动。当选“世维会”主席后的热比娅依然定居在美国,主要在华盛顿活动。但她经常窜访德国、法国、澳大利亚、日本以及一些北欧国家。长期以来,热比娅受到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的支持,还多次被“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藏独”以达赖为首要求“自治”,达赖集团自1959年叛逃国外后,公开宣扬“西藏独立”,组织武装力量袭扰边境,派遣“藏独”骨干潜入境内进行破坏,不断煽动策划境内外的分裂活动。达赖喇嘛曾访问过泰国、日本、苏联(1979年入侵阿富汗之年)、蒙古、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西藏流亡政府的资金来源包括主要由政府(如美国国会、CIA)资金资助的“民间组织”,这些政府包括美国、德国、英国和80年代以前的苏联。达赖喇嘛在许多国际场合发表演说,包含美国国会、澳洲国会、在法国举行的欧洲议会等等,并获“诺贝尔和平奖”。达赖喇嘛在过去50多年来获得大部分西方政府组织的支持,同时也带动了数百个支持西藏独立的团体与组织。

维权纠纷“告洋状”

多年来,随着强拆、工伤索赔、土地纠纷等民间维权纠纷的增多,出现了大量上访者。这些上访者有的从基层开始,最后上访到北京,持续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然而,由于种种原因,一时要求得不到满足,于是他们转向外国驻华使馆、外国政府,甚至联合国“上访”。以此来向国内政府施压,达到自己的目的。

最近比较典型的例子,比如陈光诚于2012年4月进入北京的美国驻华使馆,并借美国驻华使馆的渠道去了美国。前段时间舆论大炒“朱令案”之际,出现了中国网民去美国白宫请愿网站“we the people”“告洋状”的现象,这些网民希望美国能“插手”解决中国的国内事务。甚至网络上还流传这样的段子:“白宫有个奥青天,铁面无私咸与甜。约翰·克里来相助,拜登哈格尔在身边。”

今年7月中旬,中国驻美国和加拿大大使馆门前出现写有“拆”字的涂鸦和标语。报道称,来自吉林的中国“访民”马永田承认中国驻美使馆门前的“拆”字涂鸦是她所为。不过,当《环球时报》记者联系到马永田时,她却称“拆”字并不是她所写,但“非常高兴有人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这个群体的支持”。马永田来自吉林,她说自己公司的200多平方米厂房在2001年被拆,但补偿低于标准。为表示抗议,她儿子在2010年加入了“麻雀行动”。

据海外媒体报道,总部设在华盛顿的“麻雀行动”组织承认是该事件的主谋,最主要的组织者是一个名叫杨建利的华人。麻雀行动开始于2010年3月,是为了抗议上海世博会期间的一些拆迁事件。世博会后,该行动在2011年宣布第一阶段结束。今年7月,随着国内对拆迁事件的关注,他又组织第二轮行动,包括对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这次行动。而这一组织也有着“民运”的背景。这些行动也是试图在国际上“制造影响”而引起同情和关注,达到施压中国的目的。

中国人为何“告洋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