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美民主基金会是美发放资金的重要渠道

“告洋状”途径:舆论造势、诉诸国际法、组织抗衡

“告洋状”的人士试图借助国外的力量来“为自己做主”,但因为这已经涉及到了国际关系的问题,外国的法律无法直接作用于我国,于是,他们通常习惯于采用这几个途径:

首先,舆论造势,引起国外社会的关注与同情。这包括在媒体上广为报道宣传、建网站宣传、集体游行等等。有“民运”人士介绍“民运”手段说:“在媒体上和电子网络上宣传造势,是一个有效传播理念的方式。还有一些自由民主国家公民运动中普遍采用的方式,也会使用。”

其次,借助外国政府施压中国政府。比如有报道称,陈光诚到美国后与美国会两院两党领袖举行会晤,当着国会领袖的面痛批中国大陆人权状况,还敦促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共和党罗姆尼就中国人权状况作出明确表态。而今年也有“民运”分子在美国联邦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要求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时不要规避人权议题。

第三,借助一些国际法或国际公约施压中国政府。比如有“民运”分子在国内以间谍罪及非法入境罪被判刑之后,其妻子向联合国提出请愿,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指责中国“违反国际法”,与此同时,美国官员也向中国政府施压。再如有“民运”分子在国内被以诈骗罪入刑后,其在纽约的律师向联合国的“反对任意关押工作组”提案,要求联合国向中国政府施压。等等。

第四,也是最为典型的方式,就是在外国政治及资金的扶持下,设置组织,抗衡中国政府。比如流亡到西方的“民运”分子曾广受西方各种慈善机构和财团的资助,后来民间慈善机构捐款减少,美国政府成了主要金主。资料称,美国政府每年拨款几百万美元用来资助这些组织,大部分资金是通过美国民主基金会发放的。美国民主基金会成立于1983年,最初的想法来自里根总统提出要美国研究和推动海外民主发展,后经美国政治基金会建议成立一个跨党派的非盈利组织,并由美国国会每年拨款一亿美元(这个数每年会有变化),具体由国会的筹款委员会(Ways and Means Committee)决定,用以资助海外非民主国家的民主化事业。如今,海外民运组织已大大小小难以计数,但有了西方尤其是美国的财力支持,他们就会更能生存下来,并与国内政府抗衡。

“告洋状”对中国带来一定影响

“告洋状”有用吗?或许很多人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从历来中国的外交情况来看,我们不能否认“告洋状”所起到的作用。

首先,“告洋状”抹黑了中国形象,带来一定消极影响。比如“民运”组织反对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主张采取西方式多党制民主,所以,将中国种种不好的现象都归到执政党名下,而且夸大事实,以此抹黑中国,赢得西方的同情。事实上,由于“民运”组织对国内政治及社会现状的抹黑,也迎合了西方的一些右派势力,中国人权状况在国际上常受指责。美国在一年一度的“人权报告”中抨击中国自不待言,即使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也常在“民运”组织的申请下,抨击中国人权状况,干涉中国内政。在“民运”组织及西方一些势力眼中,中国就是“一党制专制国家”,这种印象甚至影响到广大媒体及民众对中国的看法。

其次,“告洋状”直接为国外势力提供干涉中国事务的机会。在“民运”的抹黑下,国外势力不仅在人权问题上指责中国,要求释放相关“民运”分子,甚至颁发“诺贝尔和平奖”给“分裂”分子达赖等人,以此干涉中国内政,多次向中国方面施压,而且,西方社会还借助分裂势力,实质性干涉。比如,西方不仅为“民运”及“分裂”势力打着“人权”和“民主”的旗号提供资金支持,而且为分裂势力直接提供协助。如2006年以来,世维会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资助下,举办了多次“维吾尔骨干培训班”。非联合国成员国家及民族组织则直接参与了世维会的人员培训工作。等等。

在“告洋状”的“成功”抹黑下,不仅中国形象受损,中国软实力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受到损害,并进一步损害到中国同他国的关系,并损害国家利益。

“告洋状”还有市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