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中国驻美使馆工作人员在清楚“拆”字

“告洋状”由来已久、形式多样,且给中国带来了不少消极影响,那么,用发展的眼光看,“告洋状”还有市场吗?

就“民运”组织来说,其“衰落”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了,这一点,即使“民运”人士本身也是承认的。有人以“民运”口吻撰文称:记得八十年代初期中国留学生们在美国创办《中国之春》,以及八九事件时,海外民运曾得到无数华侨的解囊捐助,金额不下数千万美元。相形之下,如今所谓的海外“民运”门可罗雀,正义人士见之掉头,仅剩下几个拿国民党经费的、搅局的,或者是非法滞留外国而指望转换“政庇”身份的,在那里装模作样喊几下口号,然后拍下照片,或呈送国民党机构、某国某基金会,或递交外国移民局备案。

事实上,近年来由于我国改革开放取得的瞩目成就,世界早已对中国刮目相看。海外华人希望中国安定、团结的愿望也越来越鲜明,在这种情况下,海外“民运”却日益极端化、脱离大众,其衰落是种必然。“市场”也会越来越小。然而,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否认,在一定时期内,“扳倒中国”这样的声音与势力仍会有一定的存活空间。一方面,中国国内本身的确存在一系列亟需解决的问题,中国也处于改革的攻坚期,另一方面,“民运”的势力无疑迎合了国外部分政府及势力颠覆中国、唱衰中国的心理。

当然,除了“民运”,还有分裂势力及维权诉求的“告洋状”者。“分裂势力”与“民运”比起来,有着更深的历史渊源与现实支持,也有更强的实力,“告洋状”为他们迎来巨大的利益,近年来,分裂势力屡次在国内制造事端,挑战似乎在变大。

而随着国内强拆抗拆、工伤索赔、土地纠纷等等事件的变多,上访案例尚未出现明显下降的现象。反而出现越来越多的“告洋状”。我们看到,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告洋状”逐渐式微之后,在民生维权领域却日益突出。如果这些本该在国内法律框架下得以解决的民事纠纷也如“民运”、“分裂势力”那样发展成海外势力,那对中国国内治理的挑战无疑将是巨大的。7月份在中国驻美国和加拿大使馆门前时出现的“拆”字现象,无疑显现了一定的发展趋势,值得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