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天小长假,事关幸福的有益探索

  7月1日,江苏省委办公厅印发激发居民消费潜能的实施意见,促进十大领域消费。政策支持部分提出探索在有条件的地区实施“2.5天小长假”。此举并非国内先例。目前,已有河北、江西、重庆、甘肃、辽宁、安徽、陕西、贵州、福建、浙江和广东等10多个省份出台了鼓励2.5天休假的意见。

  “2.5天小长假”能在10多个省份破冰,原为“有法可依”——国务院办公厅于2015年下发的《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提出,“有条件的地方和单位可根据实际情况,依法优化调整夏季作息安排,为职工周五下午与周末结合外出休闲度假创造有利条件。”自此后,“2.5天小长假”便频频在社会上闪现,每一次出镜都“自带流量”,引来公众围观、点赞。

  毫无疑问,“2.5天小长假”是一个幸福的探索。“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休闲是一种状态,也是一种需要,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与2天相比,“2.5天小长假”看似只增加了半天时间,对公众来说,这半天的作用非同小可,对公众幸福感的增值可不止一点点。别的不说,多了这半天,前后就有3天时间,足以让人们来一次“想走就走的旅行”,想想就有点小激动。事实上,近年来已有不少旅游公司在探索开发“2.5天小长假”产品。广州有旅行社推出周五下班即出发的旅游线路,大受市场欢迎。“2.5天小长假”产品热销,从一个侧面说明民情所指、民心所向。  

  带薪休假既是社会学概念,也是经济学命题。适当增加带薪休假,有利于刺激旅游市场、拉动国内消费。当前,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内需拉动作用日益突出。适当增加带薪休假时间,让国民有更多时间进行旅游、消费,对拉动内需大有助益。今年五一假期,短短4天时间,广州就接待市民游客851.46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65.93亿元,成绩单相当漂亮。“2.5天小长假”让国民在旅游时间上有了更多选择,让错峰旅游成为可能,这将有效缓解一到长假高速公路超堵、景区景点游客超多之窘境,从而大大提升旅游品质。

  周末休假从1天、1.5天到2天,再到“2.5天小长假”探索,有些人可能担心:我们的法定假期是不是太长了?其实不然。据全国人大代表、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介绍,荷兰休假36天、丹麦36天、瑞典34天、法国37天、英国33天、美国25天(以上均不含周末)。从全球范围看,我国公民法定休假天数远不算多。因此,熊思东在今年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实施2.5天小长假的建议》,呼吁加快推进“2.5天小长假”由“全国性试点”转变为“全国性政策”。

  当然,带薪休假制度调整是一道综合题,需要照顾多方感受、平衡各方利益,不能一叶障目。延长职工带薪假期,势必增加用人单位的人力成本,对于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来说,这可能是一个不小的负担。企业成本增加、发展受阻,受损的不仅是企业利益,还可能包括职工权益。所以,在扩大“2.5天小长假”受益面时,必须考虑政策潜在的副作用,认真处理好、平衡好各方利益。

  时到,花自然开。可以说,“2.5天小长假”是水到渠成的产物。经济社会发展到今天,无论是经济实力、先进技术使用水平,还是社会观念、公众需求,都为这一制度落地作了全方位的铺垫。在地方探索取得成功经验之后,应该适时按下“快进键”,尽早让它成为一项普惠性政策。  (广州日报评论员 练洪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