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芳表示:“例如已经投入使用的单兵定位导航技术,其实就是一种物联网运用技术,它将定位信号、导航信号与指挥信息系统相连,已经构成了一个基本的物联网。而报道中的未来单兵系统,无非是增加了传感器的功能作用,能够捕捉各种信号及静态和动态生物特征数据,如人脸、虹膜、眼间距、指纹、心率、步态、手势和面部表情等,这些特征数据如果入网,对未来战场更具有指导性意义。比如报道中‘识别敌方战斗人员’,通过网络化的特征匹配识别,就能判别敌我,这种技术甚至可防范敌方人员操作己方武器装备,还可防范己方人员操作非授权装备系统。”

  这篇报道中还提到了边缘计算在军事物联网中的作用。边缘计算是“万物互联”的延伸和云计算的扩展,旨在靠近物或数据源头的一侧,采用网络、计算、存储、应用核心能力为一体的开放平台,就近提供最近端服务。

  “如果真在‘万物互联’的情况下,军事行动中产生的终端数据会指数倍增多,此时线性增长的集中式云计算能力就无法满足要求,网络带宽的负载量也会大幅增加,网络延时问题、终端耗电问题、集中处理速度问题都将会显现出来。在此背景下,云计算、雾计算、边缘计算都是一种解决方案。边缘计算的好处在于,它是在终端设备中就将众多数据清洗、提取为一种通用、可用、管用的‘小数据’,当然这是基于大数据清洗的科学经验和对战争机理的深刻把握。”易芳解释。

  边缘计算解决了战场海量数据中可靠小数据提取和体系大数据综合分析等问题,是破解未来战争迷雾的一种方案。“当然,军事物联网效能受限于网络通信、传感器、云计算水平等,有赖于技术的进步。”易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