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水从丁香的眼中滑落,把乐于泓吓了一跳。他赶紧上前拉住丁香的手说:“都怪星海,他说这样的求婚你一定喜欢……你别生气,下回我换种方式……”

  丁香赶紧用手擦去眼泪,说:“不要不要,一次就够了。我愿意,我愿意!”

  岁月无路可退,唯愿殊途同归

  多年之后,丁香那一句“我愿意”犹在耳畔,再次站在雨花台的乐于泓热泪纵横。

  在丁香与乐于泓的生活里,有音乐,有文学,有他们共同的信仰和共同的事业。这段在当下被称作“三观相合”的爱情令人羡慕,因此这样刻骨铭心的失去才愈发令人扼腕。

  “情眷眷,唯将不息斗争,兼人劳作,鞠躬尽瘁,偿汝遗愿!”如今,乐于泓的誓言被镌刻在他亲手种植的丁香树下。

  时光流逝,当记者站在丁香的照片前,看着这位年轻美丽的江南女子,心中在想:如果丁香没有牺牲,她的生命一定浪漫而精彩,一定拥有无限可能。

  今天的中国,已如丁香和乐于泓当时憧憬那般。

  和现在的我们一样,她可能会给自己制订一个“年度计划”:学习一门新的外语,读若干本新书,去看一场话剧。

  这并不是随意猜想。与丁香处在同一时代的女共产党员郭凤韶,曾在日记中写下了自己“1930年全年的计划”,里面既包含了读书学习,还包括了参演话剧演出和“与小朋友通信”这样的公益活动。即便放在今天,这份90年前的计划依然是时尚的。

  如果丁香也有这样一份计划,我相信,和乐于泓堂堂正正地合张影,一定会被列在其中。

  现在挂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中的照片,是丁香唯一的一张照片,也是她与乐于泓唯一的合影。只是,这张合影里乐于泓并没有真的出现。

  在那个被“白色恐怖”笼罩的时代,他们的结合都是被秘密批准的,想要光明正大地拍张合影简直是奢望。

  在这张特殊的合影里,丁香伏坐在桌前,身后是她心爱的钢琴。钢琴上,摆着一张乐于泓的照片。照片中的乐于泓戴着一顶毛皮帽子,一条白色围巾搭在肩上。乍一看,乐于泓一脸严肃。再细看,却发现他嘴角其实有些笑意。

  丁香将乐于泓的照片摆在她一抬眼便能看见的位置。这样乐于泓不在身边时,丁香就可以一边弹着钢琴,一边望着乐于泓。

  2009年,乐于泓家人翻建旧屋,深藏在墙壁夹缝中的这张照片重见天日。此时,距离丁香牺牲已经过去77年,距离乐于泓去世也已经过去17年。

  没有人知道,这张照片究竟拍摄于何时。但听完他们的爱情故事,你就会读懂丁香眼神中的那份炽热爱恋。

  丁香牺牲50周年时,乐于泓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南京雨花台。在丁香的殉难地,他亲手种上了一棵丁香树,将自己与丁香的爱情全部浇灌其中。后来,雨花台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又陆续种下22株丁香树,开辟出一条丁香路。

  丁香牺牲60周年时,乐于泓也离开了人间。第二年,时钟曼提议将他的骨灰从东北带到南京,埋到了那棵他亲手种的丁香树下。

  乐于泓和丁香终于在天堂相聚了。岁月无路可退,唯愿殊途同归。

  记者站在丁香路上。微风吹过,成片的丁香树沙沙作响。丁香牺牲87年后的今天,有多少人还知道那一段旷世爱恋?

  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丁香花盛开时的场景:花瓣飘落,芬芳成雨,一如他们的爱情与初心,永远纯粹、隽永。

  版式设计:梁 晨 孙伟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