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潘仕成是一个很有追求的人,他专门在园子里建了个书坊,印出了令当时知识界耳目一新的《海上仙馆丛书》,这套丛书除了收罗中国历代先贤的著作之外,还包括了古希腊和欧洲文艺复兴后的学术巨匠。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测量法义》,利玛窦的《同文指算》、《寰容教义》,英国医生合信所著、开广州西医治疗之先的《全体新论》等,绝对可以说是“开风气之先”,在全国无出其右。

  书香伴随荔枝香,“荷花世界,荔子光阴”更多了一份文化底蕴。

  红云成追忆

  菜农聚集开垦 “荔枝红”渐行渐远

  宋代词人辛弃疾有一句流传千古的感慨: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海山仙馆也逃不开这样的命运,潘仕成晚年时,因经营盐务出现巨大亏空,被官府抄了家,海山仙馆渐渐变成断瓦颓垣。后来,在其故址上,一些富商名流与知识精英先后盖起了彭园、荔香园、静园、小画舫斋、夏葛女医学堂、端纳护士学校等园林与学校,对广州的文化传承与新学普及贡献甚巨,其中的故事,我们留到以后细说。

  如今且回到一开始问的那个问题,荔枝湾的荔枝是何时消失的呢?据《荔湾文史资料》所载,日军占领广州后,荔枝湾涌出河口的珠江水道被封锁,荔枝湾日渐萧条,之后由于城区人口日渐增加,许多贫民菜农开始聚集于此,种菜比种荔枝来钱容易,于是,岸边的荔枝被砍得越来越多;此外,20世纪40年代,荔枝湾涌畔建起了化工厂与印染厂,空气、土壤与水污染给荔枝带来了致命伤害,如此一来,千年“荔枝红”便渐渐黯淡下去。虽说工业化的脚步无法阻挡,但想来总有些感慨,也促使我们对“人与环境”的相处作更多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