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网编者按:6月27日,科博达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博达”)首发申请上会。科博达拟于上交所上市,保荐机构为中金公司。科博达计划发行新股数量不超过4010万股,拟募集资金10.90亿元,分别用于浙江科博达工业有限公司主导产品生产基地扩建项目、科博达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新能源汽车电子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营运资金项目。

  据IPO侦查社,科博达的董秘谢明东,是在公司上市前夕“空降”的。而从谢明东的履历来看,其曾在本次上市的保荐机构中金公司中担任保荐人参与多次IPO项目。

  2014年至2018年,科博达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3.46亿元、13.53亿元、16.17亿元、21.62亿元、26.75亿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32亿元、2.88亿元、2.50亿元、3.35亿元、4.83亿元。

  尽管科博达业绩上涨,却与相关行业走势“逆行”。近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了一组令人忧伤的数据,2018年中国汽车产销分别达2780.9万辆和2808.1万辆,产销量比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2%和2.8%。据了解,这是28年来我国汽车销量增速首次出现负增长。


  2015年、2017年、2018年,科博达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低于当期归母净利润。报告期内,科博达实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52亿元、9554.08万元、3.21亿元、2.15亿元、3.72亿元。

  对比科博达先后报送的两版招股书,2016年营业收入、2016年归母净利润对不上。2017年12月22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公司2016年营业收入为16.09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1亿元。

  不仅如此,先后报送的两版招股书中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应收账款、存货、毛利率、负债均对不上。

  报告期内,科博达应收票据净值分别为4830.47万元、6164.17万元、9553.75万元、1.26亿元、2.10亿元,占资产总额比重分别为3.18%、3.78%、5.41%、5.60%、7.63%。

  报告期内,科博达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3.30亿元、4.01亿元、4.65亿元、6.16亿元、6.30亿元,应收账款净值分别为3.13亿元、3.80亿元、4.39亿元、5.85亿元、5.98亿元,应收账款净值占资产总额比重分别为20.59%、23.32%、24.88%、26.07%、21.75%,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23.24%、28.10%、27.18%、27.07%、22.35%。

  2017年12月22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科博达2016年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4.63亿元,应收账款净值为4.38亿元,应收账款净值占资产总额比重为24.76%,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为27.19%。

  2014年至2018年,科博达存货原值分别为3.16亿元、3.22亿元、4.07亿元、5.08亿元、7.21亿元,存货净值分别为3.07亿元、3.13亿元、3.89亿元、4.89亿元、6.93亿元,存货净值占资产总额比重为20.18%、19.17%、22.01%、21.77%、25.21%,存货净值占营业成本比重为39.81%、37.49%、38.67%、33.89%、40.09%。

  2017年12月22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科博达2016年存货原值为4.10亿元,存货净值为3.92亿元,存货净值占资产总额比重为22.19%,存货净值占营业成本比重为39.33%。

  科博达大部分产品存在价格连续下滑情况。2016年至2018年,照明控制系统产品中LED主光源控制器、辅助光源控制器、氛围灯控制器平均销售价格连续下滑。科博达电机控制系统中电机控制系统平均销售连续下滑。

  报告期内,HID主光源控制器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42.16元、146.27元、142.99元;LED主光源控制器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49.64元、137.71元、127.59元;辅助光源控制器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84.01元、63.71元、58.67元;氛围灯控制器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57.90元、24.91元、15.67元;电机控制系统产品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70.11元、60.60元、57.72元;机电一体化产品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364.54元、328.73元、381.26元。

  2014年至2018年,科博达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2.12%、37.67%、37.46%、32.82%、35.08%。2017年12月22日报送的招股书显示,科博达2016年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为37.67%。

  科博达解释称,受产品结构调整、汇率波动等因素的影响,公司报告期内毛利率有所下降。

  投资时报在报道中称,科博达主营业务毛利率的下降不只这么简单。按照行业惯例,科博达与客户签订的销售合同中已约定产品单价每年按照一定比例下降,特别是同一类产品量产后的单价必须执行年度降价政策。关于具体下降的幅度以及销售合同的期限,科博达并未对外界披露。

  关于2018年毛利率回升原因,北京时间财经在报道中指出,“产品结构变化”理由并不能站得住脚。此外,公司此前解释毛利率下降时的“产品降价”因素在2018年及以后依然存在,实现毛利率的持续回升似乎只能依赖于采购端的发力及产品制造成本的控制。基于此,科博达2018年毛利率的回升究竟是企稳反弹还是“回光返照”,仍然值得深究。

  报道还称,在营收翻倍的同时,公司销售费用却始终“原地踏步”,未出现相应增幅,这并不符合常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