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科博达向科世科关联销售。报告期内,公司与科世科签订了《销售与市场支持服务协议》,由科博达向科世科提供包括现有及未来产品项目业务运作、市场开发、客户业务战略、客户关系管理、销售支持等业务支持服务。

  2016年至2018年,向科世科销售与市场支持服务费用分别为931.25万元、1304.95万元及1530.80万元,占合并报表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58%、0.60%、0.57%。此外,报告期内曾向科世科销售零星原材料,金额为11.78万元。

  2016年与关联方进行资金拆借

  报告期内,科博达存在与关联方资金拆借。据招股书,科博达及子公司因临时资金短缺,向相关关联方拆入资金,用于补充生产的流动资金。

  2016年,科博达向华科工业拆借2000万元,科博达的受托管理公司德国科博达两合为了补充日常营运资金,向关联方华科国际拆借资金584.54万元。同年,科博达向控股股东科博达控股拆出400万元。


  

  据招股书,上述资金拆入或拆出中,大部分为临时性资金拆借且公司未支付或收取资金拆借利息。由于报告期前期科博达公司治理结构尚未完全规范,且上述资金拆借主要发生在其时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其家庭成员控制的主体之间;同时,涉及的资金拆借利息金额对公司利润的影响较小,公司未就上述资金拆借支付或收取利息。

  依赖核心客户大众

  据野马财经,得益于大众集团长达十多年的支持,科博达的营收业绩、行业地位蹭蹭上涨。

  招股说明书显示,科博达目前终端用户不仅囊括了大众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奥迪公司、保时捷汽车、宾利汽车等一线汽车品牌,还吸引了戴姆勒、捷豹路虎等“大众系”以外的国际知名客户,成为国内少数几家进入国际知名整车厂商全球配套体系,同步开发汽车电子部件的中国本土公司。

  不过,由于科博达大部分用户来源于“大众系”,随着双方合作的不断深入,大众集团对公司业绩的影响也越来越大。

  招股书显示,2014年至2017年6月,科博达向前五名终端用户的销售额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2.39%、83.39%、80.79%和82.01%。

  由于大众集团与上汽大众、一汽大众不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相关销售额不进行合并计算,因此除了2017年上半年位列第一大客户,销售收入占营收比重达32.38%,大众集团占各期营收比重并不大。

  然而若按区域划分,大众集团及其持股50%的上汽大众,再加上德国大众与一汽集团等合资成立的一汽大众,“大众系”公司对科博达的营收贡献比例已合计超过50%。

  年均5成左右销售收入来自于“大众系”客户,大众对科博达的营收贡献可谓不小。科博达对核心客户大众的依赖程度,也就不言而喻。

  湖北必成汽车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枕岳表示,其实单一客户只要维系得好,反而会是个好事。对于大部分汽车零部件供应商而言,能够为知名整车厂商服务,就像有了一块“金字招牌”。

  “不过大客户来自国外,尤其是德国大众这样的客户,一般国内供应商话语权、议价权会相对较弱,对技术要求也更高。而且从整个行业来看,50%的营收占比风险还是比较高的。但双方能保持十年稳定的合作,这样的合作关系也不会那么轻易破灭。”陈枕岳补充分析道。

  所谓“福兮祸之所伏”。即便是全球第一大整车厂商,2018年大众汽车总体销量增长幅度相比2017年,连1%都不到。尤其下半年受贸易战等因素的影响,大众汽车还出现了销量增速下滑的情形。

  也不知,IPO排队一年尚无进展的科博达,能否在新的一年继续搭乘大众汽车的东风,顺利登录资本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