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3年货基爆发时,当年泰信基金旗下仅成立了一只纯债基金和一只混合基金,成立时泰信鑫益定期开放的规模仅在2亿元左右,而泰信现代服务业也不过4亿元。如今,两只基金的规模都徘徊在清盘线水平。

在2014年的大牛市里,泰信基金甚至一只新产品都没有,直到2015年时,才姗姗来迟的发行了一只混基,泰信国策驱动灵活成立于2015年10月,当时规模有6亿元以上,可到头来基金业绩却累计亏损了39%,到今年一季度的规模降到了1.09亿元。

经过连续两年上涨,泰信在2016年成立的新基金数量出现增多,但到了2017年里,又仅成立的一只混基,不过泰信鑫利混合A和泰信鑫利混合C两份额合计成立时的规模也不足5亿元,到今年一季度更是仅剩下0.36亿元,跌破清盘红线。2018年泰信成立了一只混基,2019年到目前还没有发行的产品披露。

根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的观察,泰信基金的产品成立时间都显著晚于牛市,和其他公司“打提前量”的特点区别很大,这就造成基金成立时更好处于高位,很容易出现亏损,从而对自身品牌造成伤害。

从2015年至今,泰信基金在固收产品方面仅成立了一只货币基金,不过如今的规模已经少的可怜,还不足2亿元,债券基金在最近4年时间里彻底绝迹。相比权益基金看重业绩来说,固收产品更体现出基金公司和其他银行与非银类机构客户之间的关系,在机构关系维护,销售渠道拓展方面,泰信基金无疑也要弱势的多。

其实董事长在公司内部并不太管理实际业务,公募基金公司的具体业务发展和产品布局都以总经理为主,而葛航从1989年7月加入山东省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曾任租赁部高级业务经理、自营业务部经理,自2012年12月26日起担任泰信基金总经理职务至今,从经历上和现任董事长万众非常相似,但葛航显然多年来并没能让泰信基金步入上升发展的轨道。

从最新规模看,泰信基金如今有4只基金的规模低于5000万元清盘线,分别是债券型基金泰信增强收益A、C;泰信双息双利(290003),混合型基金泰信鑫利A、C和股票指数型基金泰信基本面400。

以规模最低的泰信增强收益看,成立于2009年,并且累计收益表现不俗,A、C份额分别有42%和36.99%的增长。即便如此,对于费率更受到机构青睐的泰信增强收益A来说,在2017年以前,其持有人结构里机构始终占很大比例,但从2018年开始,机构赎回明显,到年底是已经100%都为个人投资者。从2017年年底,该份额还有0.15亿元规模,而2018年年报显示仅为0.02亿元,机构的离开对其形成很明显的压力。

权益基金业绩掉队难有大将领衔

要说泰信基金旗下的产品业绩,《金证研》沪深金融组统计,有占比两成的基金累计出现亏损。近5年来,该公司业绩亏损的基金数量仅有2只,近3年来,该公司亏损的基金数量有12只,占比接近一半,仅2年来,亏损数量有11只,占比38%,仅1年来,亏损基金数量占比在20%。和股市波动呈正相关关系。

泰信基本面400这只指数基金累计亏损超40%,该公司另一只混合基金泰信国策驱动亏损也达39%。这只2015年10月份成立的基金显然从成立时就赶上了股市回调,悲剧的是2016年股市继续下跌,让其净值直线下降到了0.82元水平。随后难得的翻身机会硬是又亏损了9.36%,而几年当中连续的亏损均由基金经理车广路造成。

在其管理的三年多里,泰信国策驱动灵活仅在今年上涨了19.25%。车广路主要以成长股为主,历年的前十大重仓股均为中小创股票居多,经过2015年四季度的回调,车广路依然在2016年加仓买入成长股,2016年一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占基金净值比例就超过40%,当时重仓券商、文体产业,此后又以机械、电子信息为主要方向。

2017年又重仓买入新能源、有色金属行业,完全忽视了当时市场上大消费概念的崛起,2018年下半年又以科技信息为主,总的来看车广路在择时和选股上都没有突出的亮点。今年一季度受到大盘爆发性反弹,业绩大涨了32%,但在二季度里回撤幅度超过了10%,回撤幅度也同样很大,表现出大涨大跌的风格。

其实车广路的任职时间并不断,已经当了7年的基金经理,2007年到2012年担任研究员等职务,2012年初开始任基金经理。其历史上管理的4只基金除了2只分别结束于2014和2016年初的产品任职回报为正,其余2只管理至今的都亏损惨重,而且大幅跑输同类均值。